辄竹大仙法力有边

不想成为写手的画手不是一个好coser

【凹凸世界妖怪paro安迷修预告cos】

出境:辄竹(原po)

人设: @变态十

摄影.后期.妆娘:桃若夭之

后勤:秋慕

文案:季潮生

感谢太太的人设!
终于能出凹凸啦~特别开心!谢谢cp帮拿道具和拍摄中的协力!感谢桃若小姐姐一人做了那么多事大家都辛苦啦

还没挂满的痛包^O^雷狮真可爱❤

找到了自己的几张安哥试妆
因为有张图是有雷狮的所以打个安雷tag
顺便k列啊啊啊

五分钟的草稿
摸个孙膑
上色再看

给雷狮打call!!!!呜呜呜呜他真可爱!!

人是铁,安雷是钢,一天不吸饿得慌!!!!

【骑士八美德】系列文-谦卑

    骑士系列篇一。

    王与骑士
    ooc严重,私设避雷。
    #安迷修的冷热流是雷狮送的。
    #骑士安迷修X恶王雷狮

  Humility -谦卑①

    “是你吧,安迷修?”雷狮慵懒的靠在王座上,左手还在把玩着昨天臣子们贡献的绿宝石。说来嘲讽,昨日大殿上还挤满了他的拥护者,今日竟都站在了要弑王的安迷修身后。
  
    安迷修一言不发,他低着头,像是个犯错了孩子。看得出来,他的眼神漂浮不定,想必内心该是在做什么挣扎。
 
    “你不走近点看看我吗。”说罢,雷狮丢掉了手中的绿宝石。
  
    那颗绿宝石滚到了安迷修的脚边,安迷修瞟了一眼,还是没有不答。

    雷狮见安迷修没有反应,便把分贝太高了一些 ,又说了一遍:“你听不到吗?我让你过来。”

    安迷修依旧不答,雷狮有些恼怒。他站了起来,直直的走向了安迷修。

    “你是听不到吗?”声音带些不耐烦。
 
    “还是说,你不敢过来?”  
 
    雷狮的盯着安迷修那双想要逃避的眼神,念道:“算了,安迷修。我知道,你今天来的目的。”
  
    “你和他们一样,都觉得我是个无用的君王。”

   “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用你的剑,了结我?”

    “这样臣民们就可以过上好日子了。”

    “来啊!”

    “就现在!”

    “你要把.我.杀.了.吗!”

   雷狮每说一句,分贝就会提高一些,最后一句,他特意把杀字说的重。

    暴风雨将至,前一刻都会寂静。雷狮和安迷修的关系早就已经恶化,臣子造反这件事本就让雷狮头痛无比,现在看到最信任的骑士站在了他的对立面,手上还拿着自己赠送的剑。

    俩人陷入了暂时性的沉寂,无语无言。

    安迷修越发握紧了手中的冷热流,许久才开口道:“既然你已经知道我的目的了 ,那我也不多说什么了。雷狮,你落得现在这个下场只不过是自作自受罢了。”

    突然间,安迷修的耳边传来一阵笑声,是雷狮的笑声。雷狮那双本来应该充满柔情与希望的眼神,在现在布满怒火,他恶狠狠地盯着安迷修。无疑,安迷修的话点燃了他俩之间存在已久的矛盾。这意味着,暴风雨的来临。

    “我的骑士大人,你居然会说出这种话?你可知道我是你的王吗?”雷狮质问道。

    “不再是了,我不会认一个昏庸的君王为主。”安迷修答。

    “昏庸?呵,安迷修。你还记得从前吗?你不是说无论我做出了什么样的行为,无论我犯了多大的错误,无论我做的有多失败。你都会站在我前面,用不背叛?”

    “现在你却站在了我的对面,还要帮助那些没用的废物来弑王?!”

    “安迷修!你所谓的骑士道呢!”一个优秀的王从来不会再任何一个人面前展现自己的脆弱。他们从不会向任何人透露自己的情绪,更何况是那接近崩溃的情绪。雷狮的眼睛红了,他崩溃了似的,一连串的逼问着安迷修。无疑安迷修已经击破雷狮心底最后的一道防线。面对一声声的质问,安迷修闭上了眼。安迷修多希望弑王的不是自己,但他更希望那个王不是雷狮。可惜啊,弑王的就是自己,那个王也就是雷狮。

    安迷修深吸了一口气,回答道:“你说的没错,我也都没有忘记。但是现在,我已经不再是你的骑士了。”

    “还有,对一个无能的人,不需要骑士道。”

    碰——

    安迷修愣了一下,他还没反应过来,自己被雷狮打了一拳。雷狮的眼睛红的特别恐怖,像是一只发怒了的狮子。雷狮打安迷修的力度也大的可怕。

    “这一拳,是还给你的。你真是一个不尽职的骑士。我居然还深信你不会背叛我。动手吧,安迷修。杀了我吧,就算是我输在了信任了一个小人。”

    安迷修无言,他闭上眼。渐渐地举起了手中的冷热流。

    锋利的剑刃,削铁如泥。

    “对不起,雷狮。”

    “我的王。”

    恶王死了,人们结束了昏暗的时期,迎来了一个高明的新王。
   
    在新王的统治下,人们开始重新恢复生活。
   
    经济生产很快就回到了正轨。

    那位弑王的骑士也得到了很高的爵位,新王赏赐了他很多金银宝物 。
   
    可惜的是这位骑士,也已不在了。

    发现恶王死是好几天之后了。

    奇怪的是王宫内没有找到恶王和骑士他们的尸体。

    但他们封锁了消息,向外一致宣布恶王尸体已经被他们碎尸万段了。
   
    骑士已经在弑王行动中牺牲了。他们一直再找,找了大概有个十几二十来年了吧,还是没有找到。有人说他们跑了。
    有人说他们战了好几个回合尸骨无存。
   
    有人说恶王是个吃人的怪物,把骑士吃了自己跑了。但生活依旧平静,也没有发生什么大事。
   
    这些猜测已经成了他们饭后的杂谈了。
 

   就在雷狮闭上眼打算死的那一刻,安迷修把手中举着的冷热流扔到了旁边。

    “我下不了手,雷狮。”

    “你知道吗,我多希望弑王的不是我。我更本不想去面对这件事。”

    “我更希望,今天我杀的不是你。”
   
     安迷修单膝跪地,牵起了雷狮的手,低下头吻了他的手背。

    “所以,您愿意陪同我,随我流浪天涯吗?”

    “我的王。”
   
    雷狮愣了楞,眼神渐渐变得喜悦,他开口道。

    “当然,我最忠诚的骑士大人。”
   

    ①谦卑:中世纪的欧洲如中国旧时烽火四起的战国时期,当权者要求属下绝对的忠诚和谦卑。而在欧洲,骑士绝对的效忠是出了名的。(但也有一种说法是对人彬彬有礼谦虚有道。我当时以为忠诚也是骑士八美德一种,写完去查原来不是……刚开始打算改成怜悯,但又不符合所以改成了谦卑。如果有疑问我到后边会重新写一篇关于谦卑的。)
 
  
    

【凹凸世界全员向】死亡三十题-凯艾(窒息)

    死亡三十题
    全员向
    ooc注意。
    艾比以后还会上场,凯莉杀艾比的原因我到后边也会写,系列文。
    带有点私设。

    正文
    asphyxia-窒息
    凯莉x艾比(带有点瑞金)
   
    艾比死了,发现她的尸体是在一个午后。     
   
    那是一个难忘午后。刺眼的阳光穿过树叶之间的缝隙照射在地上,风划过屋檐的风铃发出了叮铃的声响。一旁的知了吱吱喳喳的叫的不停。一切都很好,很平静,让人暂时的忘却了烦恼。
  
     因为某些原因金和格瑞一行人才食用完午餐,刚打算准备走出餐厅,就遇到了慌张的凯莉。
 
     凯莉喘着大气,慌张的说道:“我,我看到艾比了!”
 
     “艾比?她不是和埃米在一起吗,你看到她俩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紫堂幻问道。
  
    凯莉着急了,又说着:“不是啊,没有埃米就是艾比,她倒在湖边一动不动啊!”
  
    金和紫堂幻听到后颇为震惊,异口同声的问道:“什么?!”
 
    格瑞反应不大,只是皱了皱眉,随后说了句: “走,去看看。”
   
   
    艾比倒在湖边,她的身上并没有伤口,也没有打斗的痕迹。
  
    格瑞向前一步,蹲下身,用手去测艾比的呼吸 。
   
    “格瑞,艾比怎么样了?!她没事吧!”金在一旁着急的问道。

    “……”格瑞不语。

   金看格瑞没说话,又对站着一旁的紫堂说: “快,紫堂,把艾比送到医护室!”

    “啊,好!”正当紫堂幻打算上前去背艾比时却被格瑞拦住了。

   “去找审判长,她……死了。”

   “你说什么?!”
  
 
   阳光被树叶无情的撕落散落在地上,在耀眼的阳光也失去了生机,是那么的暗淡。所有人都变得低沉失落。乌鸦的鸣叫声划过来天际,金打破了沉寂。
  
   “不可能啊……我昨天还看到她和埃米……”金断断续续的说着,他不敢接受,艾比死了我的真相。

    格瑞站起身,走到了金的身旁,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

    “金……节哀。”

    “……艾比……。”紫堂幻的露出了伤心的表情。凯莉的眼神也变得黯淡无光。

    “去找审判长吧。”格瑞开口道。

    “你们去吧,我在这,陪着艾比。”凯莉看着艾比的尸体,声音毫无情绪的说。

    “嗯。”说完金和格瑞紫堂幻就走了,虽然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但现如今也只能先去找丹尼尔上报艾比死亡的信息。

  

     凯莉蹲下身子,抚摸着艾比的那头红发。
 
     “艾比,你最怕哪种死法呢?”

     “当然是窒息啊!”

     “咦,为什么?”

    “我小时候有次掉水里,要不是埃米救了我我可能就要因为窒息死了!所以我最讨厌水了!”

    “嗯……窒息吗……”

    “那凯莉最怕哪种死法呢?”

    “我啊……”

    “不告诉你!”
  
    “哼!”

    “检查出来了,艾比是因为落水窒息死的。”格瑞拿着一张尸检单递给凯莉。

    凯莉接过,看了一眼,许久开口说道:“她,死的应该很痛苦吧。”

    “我不知道。”格瑞说完这一句就走了。

     凯莉盯着那一行死亡原因又看了好几眼。叹了口气,闭上眼睛。

     “因为啊,艾比她最怕窒息了。”

   

[维赛]日常相处

日常系列二
  #食用指南#
  小学生文笔请见谅。
  人物ooc请见谅。
  希望能找到更多同好一起交流。
  欢迎指出bug。
  九十度鞠躬。

——

  “没有海啸,也没有地震,塔帕兹国只有安静与祥和。人们依旧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维鲁特,如果这样的愿望可以实现,那么毕业之后你会选择什么职业来谋生呢?”赛科尔用手托着下巴,饶有兴趣的询问着正在看书的维鲁特。
  家世显赫的维鲁特即便是在家中睡着大觉也会有源源不断的金钱流入囊中。更何况他成绩优秀,进入军部弄个职位已经不在话下。
   “按照家族传统子承父业,不过我倒想做个画家。”淡无波澜的声音回答了赛科尔提出的问题。
   “相处了那么久,我还真没发现你有画画这闲情雅趣。”
  赛科尔继续打趣着维鲁特:“果然是有修养的小少爷,会有这种兴趣也说得通呢。话说,要是把这消息透露给那群爱慕你的女生一定又会掀起一阵动静不小的骚动吧。”
  “唉,这样一来不知道又有多少痴情少女沉醉在‘你的怀中呢’。”
  维鲁特面对赛科尔的调侃并没有做出多大的反应,看上去已经习以为常。赛科尔继续的说着一些不正经的话,句句意味深长。
  
  “我说你能给点反应好不好啊?你这种性格很让人讨厌啊。”无论自己怎么说,维鲁特就是默不作声。他装作没听见,认真的翻阅着手中的书。赛科尔有些恼火,起身一把夺过维鲁特手中的书。又扫了几眼书的封面:‘维尔哈伦大陆与塔帕兹国年代史’。赛科尔最厌烦这种枯燥乏味的书,他随手一扔,书落在了地上。
  “书页要是掉落的话可是要赔钱的,不过这钱我可不出。”维鲁特看着地上的书也没有急着弯腰拾起,只是对着赛科尔平淡的说。
 “嘁,我赔就我赔。真不知道为什么有一大群女生会喜欢你这种无趣人,难不成学院里人择偶标准和智商都很低吗?”赛科尔现在的样子和恋人闹别扭的小女生一样。维鲁特则是双手着别胸,作出正在欣赏的样子。他倒是很喜欢看看赛科尔生气的样子。
 “前者我并不知道,但学院里的人智商低你还真是说对了。”
 “比如说?”
 “你。”
 “喂!”